搜索
阳原吧 阳原论坛 社会热点 2020年5月湖芯微公司案件发展与进度公布_进度案件公布
查看: 127|回复: 0
go

2020年5月湖芯微公司案件发展与进度公布_进度案件公布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21-1-27 23:05 |显示全部帖子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三藏心惊问道:“徒弟,前面高山,有路无路,是必小心!”行者笑道:“师父这话,也不象个走长路的,却似个公子王孙,坐井观天之类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打砸厂房、袭击商人、恐吓家人,让其滚出苏州!一起发生在“开放之城”的暴力驱逐事件
  ——“2020·5·3”苏州湖芯微公司被打砸案
  苏州,创新之城、开放之城、人文之城、生态之城、宜居之城、善治之城。
  这是苏州市委在2020年年底市委全会上提出的新目标。
  创新、开放、善治的苏州吸引了无数企业家来此经商。来自深圳的企业家胥湖象也是冲着苏州的创业环境,从深圳来到苏州,投资、创业。
  2019年,苏州湖芯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,属于半导体检测行业。作为在深圳已经小有所成的企业人士,他知道国家对半导体行业政策的重视,这让他坚信在苏州也可以复制在深圳的业绩。
  初到苏州,踌躇满志。但是,2020年5月五一劳动节放假期间发生的事,改变了他的事业轨迹。在一个月内,先是遭受竞争对手派人打砸厂房机器,接
都为唐朝三藏,先教七女呜呼
着遭受竞争对手派人埋伏袭击受伤,不久家人又被竞争对手电话恐吓、辱骂。
  公司生意受到巨创,人也因为焦虑、恐惧陷入神经质,经苏州医院检查为抑郁
白马,又是各种崩……
症,需要进行心理干预。
  而目前,案件仍遥遥无期,对竞争对手的赔偿迟迟不能启动,公司损失已经高得让他在疫情之年白干了。
  “五一”假期厂房被砸,不久公司负责人被人袭击,警方迅速介入并案调查
  “案件一天不结,我一天不得安宁,成天担惊受怕。”胥湖象说。
  胥湖象说的案件,正是发生在2020年5月的那三次案件。
  2020年5月3日晚,一伙人趁夜色潜入位于苏州市相城区渭塘镇的湖芯微公司厂房,打砸机器、私拉乱接精密设备的电线,然后逍遥离开。事后公安机关调查得知,这伙人在打砸之后,打砸事件的组织者在一家烤肉店摆了一桌庆功宴。
  正值五一放假,公司没有人上班。重新上班之后,工人发现机器不能正常运转。在外出出差的胥
一个板块大涨!
湖象得知信息,让同事赶紧找工程师查原因。他焦虑的是,客户的订单、合同迫在眉睫,如果因为机器原因,延误交付、违约事小,作为一家新成立的初来乍到的公司,失去客户的信任事大。
  待胥湖象匆匆赶回苏州,工程师也查明原因了:电线被人乱接了,设备的启动软件“加密狗”不翼而飞。更大的损失还有待待查清,机器都是国外的高精设备,需要重新调试、更换零配件。
  查看厂房内监控视频,发现机器是遭人为破坏。监控显示,一伙人将厂房门砸烂后,进入核心厂区,将生产线上精密仪器的线路乱接。镭射机、清洗机、自动检查机,关键设备无一幸免。
  看手法,应该是懂技术、熟悉这行的人干的。
  报警后,当地公安机关展开破案工作。出于对营商环境维护责任,当地警方十分重视,派出负责刑侦的所领导指挥破案工作。
  打砸厂房视频截图
  可是事情没有结束。
  接下来的5月13日,胥湖象从公司出来,碰见几个大汉。其中一个跑来询问他:“你是胥湖象吗?”胥湖象回答是的,问他们找谁。
  那几个人不由分说,扇了胥湖象耳光。一个高个子从后面勒住胥湖象,其他人开始袭击他。胥湖象个子矮小,被打之后头晕脑胀。一顿殴打之后,有人喊可以了,走。在离开之前,一人跑来猛踹了胥湖象的腹部,将其踹到在地。
  几人一哄而散,其中一人跑得太快,鞋底一滑,摔了一跤。
  胥湖象再次报警。公安机关调查后,据胥湖象陈述,研判认为这次袭击胥湖象的人,与3日打砸厂房的是同一伙人。
  公安介入之后,展开紧张而有序的侦查工作。可是,连办案民警都感到意外的事,事发之后,被调查的那一伙人竟然还在活动。胥湖象和其妻子,接连接到威胁恐吓电话,要求其滚出苏州,放弃华东市场。
  袭击胥湖象视频截图
  警方缜密侦查,发现“打砸”事件背后的市场逻辑:有人想逼受害公司“滚出苏州”
  打砸、殴打、恐吓!这不是一起简单的打砸案件,背后还有更大的势力和目的。
  办案民警和胥湖象的判断是一致的。根据胥湖象提供的线索,以及调取的监控录像现实,打砸事件、殴打事件、恐吓事件都是同一伙人所为。所有证据都指向一家公司:
  苏州信立盛电子有限公司。
  苏州信立盛电
雷车轰轰,闪电灼灼
子有限公司,幕后老板叫叶群亿,也是最大的股东,法定代表人是张鹏举,厂长是许国锦。此三人
抓妖股指标选股    中国卫星
都是公司股东,从事的行业与胥湖象的公司为竞争行业,都是半导体检测。
  胥湖象来苏州前,在深圳从事这个领域十余年,在业内小有所成。因为在广东的生意已经比较稳定,决定来苏州拓展市场。
  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,越来越多的事实浮出水面。原来,叶群亿、张鹏举、许国锦的信立盛公司曾经找胥湖象谈过收购,而所谓的收购,不过是幌子,提出让胥湖象贱卖厂房给信立盛,其目的是让湖芯微推出华东市场。
  “收购”不成,张鹏举、许国锦谋划的另一个方法就是挖走湖芯微公司的工程师。工程师
我老孙,颇有降龙伏虎的手段,翻江搅海的神通,见貌辨色,聆音察理,大之则量于宇宙,小之则摄于毫毛!变化无端,隐显莫测
对半导体检测行业来说,属于核心人物,对企业的生死
财联社早间新闻 9.9
存亡具有决定意义。挖走工程师,等
变天了,市场新方向!
于让企业停产。张鹏举、许国锦其技术员王文涛,通过老乡关系,找到时任湖芯微的工程师郜嘉华,他们约在苏州高铁新城圆融广场某烤肉店,摆了一桌龙门宴。可是谈到最后,没有谈成功。
  同样的手段,还对准过湖芯微的另一名工程师王本领。可是,挖王本领也没有成功。
  在两次挖人的过程中,还有一个人起到关键作用。这人叫杨雪金,是信立盛的小股东,也是信立盛的关联公司的负责人。杨雪金和叶群亿、张鹏举、许国锦有两个高层群,这两个微信群都是用来聊最重要的信息。一个叫“西游记”、一个叫“喜羊羊”。
  正是在这个群里,杨雪金提议打砸湖芯微,得到认可后。张鹏举、许国锦、杨雪金便开始谋划实施。首先是要找到人,谁去打?接着是怎么破坏?
  第一步便是杨雪金去踩点。2020年4月,杨雪金去湖芯微公司实地察看,搞清了湖芯微公司的生产量、员工人数。第二部是张鹏举、许国锦圈定了几个可靠的参与人,公司员工陶旭、付满仓、叶青云等人在列。
  到了5月劳动节放假,时机成熟了。5月3日下午
我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
,许国锦开着黄色骐达车,张鹏举开黑色天籁车带着叶青云,约好在渭塘镇集合。杨雪金带着陶旭、付满仓等人开车随后赶到。
  人齐之后,待天色暗下去后,小股东杨雪金带着叶青云、付满仓、陶旭蹿至湖芯微公司,砸烂门锁,进入公司,实施了前面提到的打砸行为。
  “搞定了。”晚上8点半左右,事情办妥,杨雪金跑来汇报。
  随后,许国锦、张鹏举带领杨雪金、陶旭、付满仓、叶青云到七欣天餐馆,摆了庆功宴。“湖芯微短时间不能生产了”,这是庆功宴上的“功”,因为这个“功”,下一个工资发放日,即6月10日,陶旭、付满仓、叶青云账上都多了3000元的奖金,名为“配能奖励”。
  公安机关的破案顺利,张鹏举、许国锦等人先后交代了犯罪事实。
  “这次最要感谢的是办案民警,他们在工作中加班加点,才快速摸清了张鹏举、许国锦团伙的作案目的、行为事实。”胥湖象对苏州警方的认真履责给予高度评价。
  只要能把湖芯微赶出苏州,信立盛公司老板在案发后带信,愿意对参与打砸和殴打事件的人给一点补偿
  胥湖象回忆,自己来苏州一年多,遇到事业上最大的挫折。案子一天不结,他就没法安心工作。因为,事情还没有结束。
  在案件办理过程中,信立盛公司仍在通过中间人带信威胁胥湖象。
  “他们真是想让搞垮我啊。”胥湖象说。
  信立盛公司的老板叶群亿通过中间人带信,说给几十万元收购胥湖象的公司,让他永久退出苏州。
  他通过中间人下了谈判的通牒:“就是后天,就是要同意和解你就和解,不同意和解的话就没机会了。”“如果硬的不行的话,其实无非就是对于那边人(参与打砸和殴打事件的人)就给一点补偿而已了,因为既定的损失已经造成了。”“宁愿给参与打砸的员工给予补偿,叶群亿也要将公司和人搞倒,让我退出苏州市场。”
  胥湖象无奈地说:2020年5月事情发生后整天提心吊胆,夜不能寐,2020年10月医生诊断有中度抑郁症了,治疗几个月后2021年1月再次复检,病情加重,重度抑郁症伴有强迫症了,由于我精神不佳现在生产也半停滞状态,我现在只想快点结束,好治疗我的病情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阳原吧 http://www.sydtl.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: Robinluoshuji%yahoo.com (请将邮件地址中的"%"换成"@")

业务合作、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,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,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。